伊贝母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和尚得了花柳病 [复制链接]

1#
清风山上有一座庙,庙后面有一片梅林。这庙宇号称千年古刹,梅林不知道是哪一代的老和尚所栽。想来是位极清雅的人。梅林边有一处小凉亭。凉亭上刻着一副对联:漫扫白雪寻鸟迹,自锄明月种梅花。隐空是庙里的一个小和尚。据师父说,十八年前下第一场春雨的时候,他在梅林踱步,看见一个甚为精致的小竹筐。竹筐里装着一个婴儿,婴儿脖子上挂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白色玉佩。春雨落在小婴儿白胖可爱的脸上,婴儿冲他笑。师父想,整座清风山除了这座庙宇再无人烟,这婴儿是何人放到这里的呢?如此可爱的一个男婴,是谁狠心抛弃呢?难道是这个孩子有佛缘,天生该做个出家人吗?师父把这孩子带在身边养大,给他取名隐空,待他慈爱有加,如师如父。时光飞逝。一眨眼,隐空18岁了,每日在庙里诵经念佛打坐,砍柴烧水打扫庭院。他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庙后的梅林。他知道师父是在那里捡到他的。他靠着梅花的树干,一坐就是三两个时辰。仿佛在这梅林里能看到他身世的秘密。他有什么心里话也在梅林里自言自语。旁人都有生辰,我的生辰却不知晓,我把每年的春雨都当作我的生辰。那日见到一个女施主,把馍掰碎了喂孩儿,我看着好生羡慕。有娘亲陪伴是种什么滋味呢?我想我娘亲,我的娘亲会是什么样的人呢。我要一生一世待在这庙里吗?

02

梅林里有两树梅花最耀眼。一树红梅,一树白梅。艳而不俗。清幽而淡雅。苍古而清秀。隐空格外偏爱这两树梅花,时时以手抚摸。那梅花像是知道他的心事似得。每当他来到树边,树上便掉落下轻盈的花瓣。花瓣落在他的身上、落在他的掌心,像是女子在浅唱低吟。这年冬天,格外的冷,鹅毛大雪连着下了三天,地上积了膝盖厚的一片白。隐空夜里睡觉,梦里有两个少女在追逐嬉戏。两个少女,一人身穿白色披风,素净可人。一人身穿红色披风,俏丽活泼。红衣少女称白衣少女为姐姐。姐姐,看这小和尚好生清秀,去逗他一逗,如何?不许胡说。佛门净地,哪能胡闹?姐姐,他是十七姑姑的儿子,我们要不要告诉他?白衣少女面色凝重,十七姑姑那般结局,告诉他徒增伤怀,何必呢。不如全然不知,做清清静静的自在人。隐空心内一阵翻腾,想走上前去,问个究竟。然而清晨庙里撞钟的声音惊醒了他。不得已从梦境中出来。他懊丧极了。生平第一次,他感觉离自己的身世如此之近。那天晚上,他拿着出生时身上佩戴的那枚玉佩去了梅林。清冷的月光下,玉佩上一个“廖”字。隐空手持玉佩,对着白梅和红梅落下泪来。晚间,他又梦见了那两个绝色少女。他恭恭敬敬地走上前,小僧见过二位姐姐,敢问二位姐姐名讳?红衣少女调皮地眨眨眼,你日日来陪伴我们,却不认识我们吗?白衣少女嗔怪地看了她一眼,转而对隐空施了个礼,我叫梅疏影,这是我的妹妹梅暗香。我们就是庙后的那两树梅花。千百年来,在此修炼。与你有缘,故而入你的梦里来。

03

隐空听闻此言,只有惊喜,没有惊诧。他跪在地上,难怪两位姐姐如此绝世容颜,原来是梅花所变。小僧何其有幸,得以亲见二位姐姐芳容。昨日听闻姐姐说起小僧身世,乃我十八年来最大心结,还望赐教。疏影轻轻叹口气,几欲开口说什么,又将话咽下。隐空连拜几拜,神色哀求。暗香口快,便告诉你,又如何?你父亲乃青城太守廖有光,你母亲是这山上的灵雀,雀类姊妹众多,你母亲排行十七,我们满座山的灵类都叫她十七姑——疏影见阻拦不及,暗香已说出来,便柔声道,你母亲歌喉婉转,容貌拔尖,实是这清风山上最耀眼的灵类。那年你父亲还是个穷秀才,到山上求签,半道儿上惊着了蛇,险些被咬。你母亲心善,救了他。你父亲对你母亲一见倾心。不畏惧山路险阻,时时来与你母亲相会。隐空早已听痴了,呆呆地问,后来呢?疏影说,那段时间,你母亲真是快乐啊,一整座山都能听见她的欢笑,她的歌声。后来,你父亲去赶考,你母亲从监考官那里衔来考卷,你父亲提前知道试题,得以高中,做了一方父母官。说到这里,疏影的声音越来越沉痛、低沉。一旁的暗香恨恨地说了下去,廖有光做官之后,擅逢迎之道,溜须拍马,一路升迁。为讨一高官欢心,他想捉了十七姑姑去邀宠。十七姑姑生来七窍玲珑心,何其聪慧,此事却看不清白。廖有光一声令下,乱箭齐发,她还站在原地痴痴傻傻地笑。廖有光不知道,那时候十七姑肚子里已经有了你。族类不忍见她被害,便出手救她。十七姑得以保命,心智却在受了刺激后疯傻了。几个月滴水未进。全靠体内纯元保命。再好的灵丹妙药,也架不住自身全无求生之念。那年春分,十七姑生下你,没多久郁郁而终。临死前把你和廖有光赠她的那块玉佩放到梅林。隐空听完,泪流满面。醒来,他将玉佩狠狠地攥着。他要下山,他去找廖有光,替可怜的母亲讨个说法。他要质问那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男人,问他的良心何在。他要为母报仇。他拜别了师父,便欲下山。见梦中的二位女子站在山门处等他。疏影说,你18年来未曾下山,我们放心不下你,陪你一同前去。暗香说,呆子,你艳福不浅,有我们两位大美人相陪,乐呵不?隐空深深地朝她们鞠了一躬。两个姑娘皆羞红了脸。三人相伴,下了山去。一路上,同饮露水,同食果浆,形影相随,疏影和暗香皆对隐空心生情愫。隐空自然也喜爱她们。他说,等我报了仇,还回清风山,建一处茅屋,我们三个看星星看月亮,嬉戏玩耍一辈子。那样的岁月,想想就很美好啊。

04

太守府门庭赫赫。太守廖有光,诗酒妙人也。擅交际,门前车马不息。每醉酒,必挥毫作诗,交予歌妓弹唱。坊间常有廖太守笔墨相传。廖有光脂粉堆里打滚,风流一世,家里的太太姨太太便有七个,红颜知己更是无数。如此处处留情,于子嗣上却无缘。从无一名女子替他生下孩儿。他如今年逾四十,却无儿无女。隐空携疏影和暗香到廖府门前,将玉佩交予门房通传。不多时,廖有光亲自迎出来。一见隐空,便怔了。这少年简直跟自己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。这是无需考证的血脉啊。太守一时情难自抑,涕泗横流,将隐空搂住,我的儿。一旁的门客们赶紧拍马屁,都说太守您风流多情,竟不想有此沧海遗珠,可喜可贺啊。又有人说,廖公子丰神俊朗,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啊……那些人叽叽喳喳地说着。隐空从未没有见过这个阵仗,一时局促不安。廖有光郑重地将他迎进府中。府里上下见廖有光脸色行事,将隐空捧到天上去,人人尊称其为少爷。见疏影和暗香跟随着他,便尊称其为:大少奶奶,小少奶奶。疏影和暗香久在山上,未踏凡尘,从未跟人群打过交道,亦如隐空般局促不安。廖有光把府里最好的房子拨给他们住,凡是好的绫罗绸缎、金银珠宝统统奉上。廖府大摆筵席七天,恭贺廖少爷回归。廖有光不许他再叫过去的名字,替他改名廖仕升,意为仕途高升。从未踏足凡尘的小和尚和两个梅花精灵就这样裹挟进富贵喧嚣之中。

05

隐空,不,廖仕升早已忘了替母报仇这回事。他享受新的身份,乐在其中。每日跟着父亲饮酒享乐,看遍青城莺莺燕燕。本来,他以为疏影端庄、暗香俏丽,世间女子之美好不过如此了。当他混迹青楼教坊,才知道,自己的见识何其浅薄。歌妓们的妩媚,娴熟的风情,浪荡的诱惑,是白梅和红梅永远都不会有的。他骨子里陌生的一面被声色犬马的生活勾出来了。眠花卧柳,他觉得快活万分。开始的时候,他还惦记着去看疏影和暗香,后来便浑不在意了。原来,有时候人们咬牙切齿的东西,只是没机会遇见。等自己亲历后,才发现自己也是这等货色,甚至更加不堪。站在事外的人,总是万般清醒。一旦置身事内,便糊涂了。他曾经为母亲不值,咬牙切齿地恨廖有光。等他进入廖家,身份、立场变了,想法便截然不同了。他是廖有光的儿子,骨子里跟廖有光一样的下作、龌龊。当廖有光曲折地向他讨要疏影和暗香的时候,他一开始犹豫了一下。廖有光说,富贵之家,父子易妾,原是寻常事……妾?呵。没有三媒六聘,当然是妾。廖有光说,山野女子,不过就是个新鲜玩意儿。为父来年替你求娶巡抚家的千金……廖仕升点头同意了。父亲给了他一切荣华,他孝敬给父亲两个女人,也没得说。

06

在廖家一年,疏影和暗香险些迷失了自己。原来环境对人的影响竟这般大。廖仕升左一个女人右一个女人的往回带。府里的女人越来越多。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争斗。她们开始学着跟那些女人一样,耍心眼,玩心机。甚至两姐妹有了嫌隙,互相争斗。外斗,内斗,疲惫不堪。最后一次,暗香差点被喂了砒霜,她哭着说,姐姐,你我朝朝暮暮,相伴数百年,何以至此,怎能至此?当廖有光腆着脸来找她们,说儿子已将她们送给他的时候,疏影和暗香不可置信地摇头。真是丑陋地令人作呕。那一瞬间,她们清醒过来。瞧瞧这是多么恶心的男人。瞧瞧这是多么恶心的凡尘。人间不值得。不如归去。

07

不知不觉,已过了一个春夏秋冬。又是大雪纷飞之时。庙里的老和尚说,今年的梅花怎生开的这般迟?疏影和暗香在这年岁尾回到了清风山的梅林。她们回来的第二日,梅林所有的梅花都盛放了,绚丽无比。下山一遭儿,领教了男人的腌臜,负心薄幸,便也罢了。还好不似十七姑姑般丢了性命。翌年春。青城坊间流传一个大事件。太守府的公子爷得了花柳病,病势凶猛,短短数月,竟卧床不起了。廖仕升病怏怏地躺着,精致的梨花木大床上雕着精致的花,浓妆艳抹的侍妾们小心翼翼地伺候着,郎中摇头叹息写着药方。他想睡,却睡不着。只觉身体如虫蚁叮咬一般难受。窗前的竹子,和着风声,听起来凄凉无比。竹影和诗瘦,梅花入梦香。他再也不是那个叫隐空的小和尚了。疏影和暗香,再也不会入他的梦里来了。清风山,此生他是回不去了。

?END?

高兴的棉花花

谢谢你的温暖??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